逐尘【第一章】

*cp向

*架空世界

*有私设

*有OCC

*凯源千宏以后会有麟信

*异世界角逐

*不喜误入

*征求以后配角的名字

(有想来客串的姑娘也可以报自己的圈名)

*中长篇

*不接受谈人生

开新坑,这个就是上次我存的那个(源光明使者,凯白翼血族,千黑翼血族,宏混沌之子)的梗。

有什么好的建议和灵感可以评论或者私信告诉我。

⁄(⁄ ⁄•⁄ω⁄•⁄ ⁄)⁄小天使不宠我吗?

========================================

(1)【999年冬   序章】

壁炉里的火燃烧得正旺,整个房间看上去正洋溢着暖暖的温度。

然而事实刚好相反,壁炉外的世界,仿佛冰与火的交汇,火焰覆盖不到的地方,空气冰冷得足以令人恐惧。

诡异的气氛将房间分割成两个世界,温暖的那边赤色的火苗舔舐着炉壁,而在寒冷的那一边,一张奢华的圆桌,分裂了人数对等的黑白两色衣着人马。

身着白色长袍懒散地坐在沙发上的,把玩着自己垂在耳侧的长发。这名看起来毫无威胁力的男子,看上去约摸有二十来岁,名为王俊凯。是这个世界上少数拥有决定现存人类生死权的王爵之一,血族“白翼”派别的首领。

与之对应的那一方,包裹在黑色唐装中,正坐在桌边品味红酒。优雅的气质使男子看上去沉稳了不少。大约二十来岁的年级,却已经是血族“黑翼”的唯一王储,易烊千玺。明明满眼笑意,只是周遭的温度寒冷无比。

“你们大祭司那个老头子真的靠谱吗?非说光明使者在我这儿,我看他是老糊涂了吧。”王俊凯卷着发梢,垂下眼帘漫不经心的开口。

身后的几名白翼血族好不容易才绷住了表情。

“呵,”易烊千玺放下红酒杯,“你也知道他毕竟还是大祭司不是吗,再说自从有我之后,也管不了什么事儿。”说完端起红酒杯,笑眯眯的看着王俊凯,似乎怎么都不会生气。

“啧,我们还是闲话少说,”王俊凯拿过副手递来的文件,“有什么看法?从灭世计划之后,世界分裂有快一千年了,“诅咒”即将到来。”

文件被扔到易烊千玺面前。

放下酒杯,随便翻了翻。

易烊千玺抬手松了松领口,“自我们诞生起,这个世界所谓的和平就已经被破坏了,就算没有诅咒,血族也同样维持不了多久了。不过你们的意思现在可以拯救世界的,消除诅咒的会是人类。 “光明使徒”吗?多新鲜啊……人类那么胆小自私的种族,如今的我们却要依仗他们才能存活……”

“我们不是一直依仗着他们生活吗?”王俊凯笑了笑,打断了易烊千玺的话,“被圈养的宠物也是会反咬主人的。”

“所以?”易烊千玺站起来走向王俊凯,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发问。

“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

几乎是同时,两边的血族都张开了翅膀。

易烊千玺面无表情的的对身后的血族挥了一下手。

“从天灾“黑照”以后,血族诞生了被未知元素改变了身体特征的“白翼”和被拉下黑色深渊的“黑翼”两个派别,从那一天开始,我们就不在是一个阵营的人了。而现在,我以“黑翼”王储的身份,要求你们与我们站在同一占线,开始对现存人类进行搜寻。找出光明使者。”

“只有这样了吗?”王俊凯朝后靠向沙发,开始玩弄自己的手指,“如果我说,“白翼”拒绝呢?”

“你不会,因为我们没有机会了,如果不回到血族的原点,那么,我们就要陪着世界去死。”

王俊凯闭上眼睛,静默了片刻。

“看来是没有选择了,合作愉快。”

话音未落,白翼一方已经消失。面前的文件被风吹落在地上。

意料之中的结果,易烊千玺站在桌边无奈地叹了口气。

伸出手去触碰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被灼伤之前又收回了手。


(2)【888年夏  黑照】

人类对科学的狂热追求,从不亚于血族在饥饿状态下对血液的渴望。

所谓科学是指人类理性的运用自然领域的知识,由此作出对未知事物理由充分地研究和解释。但是,从人类诞生的那一刻开始,科学与毁灭就是并存的。

科学领域里面永远没有什么所谓的不可能。但无论都么高远的理想, 也终究会有利弊两面。

而人类所做的,就是打开一个潘多拉的盒子,释放出里面藏身已久的恶魔。

深夜中的研究所灯火通明。

这里进行的是违禁实验。未知元素病毒研究。

名为“黑照”

曾经被三十多个国家联合禁止的研究,就快要到尾声了。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这项研究就会震惊世界。

望着试管里金色的液体,生物学家欣慰的笑了。他小心翼翼的把试管放进样品盒,交给助手保管。

转身又走进了实验室,这种只能制造病毒无限繁殖的元素,他还需要拿出解药放在同一个盒子里来抑制病毒蔓延。

当他兴奋的走进实验室打开培养皿的时候,时间仿佛静止了,他没有看见存放解药的黑色试管。

当他焦急地寻找他的解药的时候,他看见他的助手留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之后便钻进人群消失不见了。

当他追着助手跑出实验室的时候,用力地瞪大眼睛,他看见助手站在顶楼的贵宾看台上,伸出手不停地摇晃着试管里的金色液体。

仿佛能听到试管碰撞的清脆声震慑耳膜让生物学家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呼吸。

不要。不要!

但是没有人听见他的呐喊,他的求救。

试管从顶楼跌落,砸在一楼的地板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黑暗,暮天席地而来。至第二日黎明。

病毒随着空气蔓延飞快。

世界开始分裂。

病毒感染后变异的动物变成变异体。

被病毒改变体质分裂后的血族“黑翼”“白翼”。

还有崇尚科学而导致世界崩坏,最终不得不苟且偷生的稀有物种人类。


(3)【999年冬  启明】

走进街边那个空荡荡的小便利店之前,王源才解决掉三个变异体和一个低等黑翼血族。其最终结果就是导致他只能看着从血族身上扒下来来的几个一毛钱的硬币内心泛出阵阵欲哭无泪的酸涩感。

虽然一百二十分的不愿意,但……

今天晚上只能再抢了。

自己仅仅是想要吃顿好,可是谁会知道现在的血族这么寒酸。

望着空无一人的便利点,神经本来就不迟钝的王源嗅到了一丝危险。

怎么又是变异体。王源心里叹了口气,瞅准右边的空挡,弹簧般迅速的越过去,同时转头跳向收银台。翻身而过拿走收银台内侧的银枪,回手就是一枪。

“砰”

变异体在离王源三步远的地方,怨恨的离开了世界。

也就在他倒地的一瞬间,便利店里埋伏的其他变异体一跃而起。

王源一枪一个,夺路而逃。顺面顺走了门口烤箱里的烤肠。

身后的吼叫声连成一片,王源边跑边开枪。

月光微弱的不存在,眼前的道路崎岖不平,不知道跑了多久,王源感到大脑有点缺氧,大腿的神经麻痹沿着皮肉扩散到全身。

子弹也没了。

真是绝路。

王源扔掉手枪,仰躺在地上看着星空,不由自主的说了句。

“烤肠算是保住了。”

白翼的首领王俊凯现在心情很复杂。

他面带微笑地蹲在暗黑街道的某根电线杆上目睹着一个穿着校服表情冷漠的男生走进“夜巷”里变异体埋伏便利商店。

浅浅的月光倾洒在他血族王爵特定的白色长袍上。使他整个人都看起来散发着优雅而高贵的光芒,倘若无视掉他嘴里吊儿郎当叼着的狗尾巴草。

“既然是光明使徒,那么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死掉吧。”

半响,王俊凯才吐出这么一句。

就在王俊凯蹲在电线杆上借着浅浅月色准备看好戏的时候,我们神勇的王源同学,正飞快的从便利店夺门而出,怀里还揣着一袋子烤肠。

王俊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前一秒还平凡普通的少年,现在正一枪一个击杀着变异体。

直到看见他扔掉手枪,平躺在地上才反应过来,这也只是个人类。

“啧”王俊凯扬起眉毛,“小家伙挺能干的嘛。”

走上前去准备抱起瘫软在地上的王源。

“嘿,哥们,等等。”仿佛被惊吓到一般,王源一骨碌爬起来护住自己怀里的烤肠,警惕的看向王俊凯,“你干嘛?”

意料之外的沉默。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俊凯突然大笑起来,然后在王源头上不轻不重揉了一把,“我不是来抢你的烤肠的。我吃不了那个。”

“那你是来杀我的?”王源抽出一根烤肠塞进嘴里,嘟嘟囔囔道。

“也不是。”王俊凯蹲下来直视王源的眼睛,看着他鼓鼓囊囊的腮帮子,还是没憋住笑,“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有很多好吃的哟。”

“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吞下烤肠,王源一本正经的说。

“谁要管你哦。”王俊凯拦腰抱起王源,转身就走。

月色下,他张开自己的双翼,与其他白翼血族不同,王俊凯的双翼带着浅金色。这是王爵血统的象征。

“嘿,你翅膀挺好看的。如果在阳光下,看起来一定犹如太阳般温暖的。”

温暖?太阳?

王俊凯不可置否的呲了呲牙,虎牙在月光下微微泛银。

对一个血族来说温暖这种东西是可怕的。因为太阳会把他们灼伤,只有黑夜才是他们的王国。

自己恐怕永远无法理解即便这个世界的白昼短暂的只剩下三个小时,却还是令那些残存的人类如此向往。

那种温度,恐怕是自己这种躲藏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的生物是永远体会不到的感觉。

低头看着在自己怀里还是停不住嘴的少年,他有些好奇,这样的人,会是光明使徒吗?

“喂,你要吃吗?”王源看见他在瞧自己。伸出手把自己啃了一半的烤肠递到王俊凯面前。

王俊凯下意识的偏过头,抽了抽嘴角,发自肺腑的感慨。

“你是笨蛋吗?”

(4)【999年冬  暗光】

“牛排!”

黑翼王储府邸的餐厅内,一个少年发出来高兴的喊叫。

“小千千,过来一起吃牛排啊!”挥手招呼的目标是黑翼的王储,易烊千玺。

此刻王储的表情上充满了宠溺,敢叫王储“小千千”的恐怕除了少年以外的人都会被光速灭掉吧。

管家在一旁默默感慨。

王储府邸的闲杂人等在看见王储走向少年的时候纷纷沉默地退出餐厅,然而少年还是在喜滋滋地招呼着王储。

“你知道我是不吃这些的。”易烊千玺伸出右手捏住少年的脸颊,用力一扯,“刘志宏你就作死吧。”

“喂,很痛诶。”刘志宏揉了揉自己被捏痛的脸蛋,把盘子推到易烊千玺面前,“你吃不吃?!”

“乖一点,”易烊千玺接过刘志宏手上的刀叉,帮他切好,“吃吧。”

“小千千,”咽下一块肉后,刘志宏晃了晃叉子,“最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看起来比以前更忙了。”

“还是那帮顽固派,还有最近的“诅咒”传言。”易烊千玺摸着刘志宏的头顶,“你不用管,有我在呢。”

“我完全不会担心啊。”刘志宏还是填了一口肉在易烊千玺嘴巴里,“我也会保护好你的。”

“我知道,志宏一定会和我在一起的对吧。”

“只要小千千你一直投喂我,”刘志宏晃了晃脑袋,用头顶蹭了蹭易烊千玺的掌心,“小千千,答应我啊,无论我将来变成什么样子,都不要放弃我。”

“好。”易烊千玺低下头沉思了片刻,“你说,我像不像保护公主的骑士?”

刘志宏点头。

“不对,”易烊千玺面无表情的回答,“那你岂不是成为公主了?”

“……”刘志宏沉默了。

随机,易烊千玺左脸就和刘志宏的右拳亲密的接触了。

这次,不只是躲在外头偷听的管家下的笑出了内伤,就连在附近保卫的黑翼守卫,也忍不住露出了一点笑意。

果然连白翼首领都奈何不了的王储只会在志宏王爵这里吃瘪。

而此刻的刘志宏真希望时间倒退会五分钟前,然后捂住五分钟前自己的嘴巴。

他一字一顿的对着易烊千玺吼道,

“来决斗吧,愚蠢的千玺。”


(5)【999年冬  灼热】

这里是白翼圈养人类的西区。

在三百年前发生过黑白双翼之间最大的一场战争之后,人类被划为两个圈养区。以血族的中心大街为分界线,西为白翼势力范围,东为黑翼势力范围。

而血族建立的圈养区,除了给人类提供了保护区,也给自身提供了血液供给点。

此刻在一栋办新不旧的建筑物前,穿着统一服饰的人们排起了长长的队。

夜风无情划过人们,裸露的皮肤,犹如锋利的刀。

罗庭信看着前面这对母子不由自主的裹紧了自己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

他在想等下要不要分这对母子一些食物劝他们暂时不要来抽血换取食物了。

他摸摸自己的发稍有些苦恼。

因为自身的问题,没办法为血族做事,来换取高级别的保护待遇。

他在夜风中缩了缩脖子,决定沉默,继续等待排队抽血。

终于快靠近队伍的前面了,罗庭信打起精神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始料未及的场面出现了。

眼前的抽血台上站着一个张开双翼的血族。

身后的人群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人们开始慌不择路的四下逃窜惊慌的呼喊着。

“黑翼!是黑翼!”

罗庭信觉得自己有点冷静过头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血族。

脑中闪过无数的画面,感受到一股电流穿过骨髓向双臂汇聚。

“嘿,”那个黑翼看到了他,“你看起来很美味。”

他伸出手摸向罗庭信的脖子。速度很快,几乎是一瞬间就靠近到了面前。

罗庭信抬起双手抵挡,这对人类来说是最基本的防御。

柔弱无力又徒劳的抵抗。黑翼血族不削的无视了罗庭信的动作。

正当他准备继续刚才的攻击行为,却发现腹部传来了无法想象的疼痛,并伴随着灼热。

目光难以置信的下移,却发现身体被对方贯穿。

“再见了,吸血鬼先生。”

黑翼血族看向那个冷静阴郁的少年,赫然发现对方眼睛里闪烁着金色的光。

他到底是谁?!

但是没有时间多想了,他的视野随即落入了黑暗。

罗庭信回过神来的时候,四周已经空无一人了。

他走到抽血台后面,取出所剩无几的食物。只是他感觉了难以抵抗的疲惫,他似乎忘记了什么,也不想再回忆起什么。

逃似的回到家中,他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罗庭信就这样坐在床上,握紧手中的短刀,在黑暗中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TBC.

=========================================

要记得催更啊,不然我就要拖稿了。

如果可以和我互动就更好了!

明天高考我还在这里更文也是做大死_(:з)∠)_







评论(16)
热度(11)

© 花月不曾闲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