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千ABO】双生(中)

最后还是万般艰难的打下了这篇。

*易烊x千玺

*双A文

*ABO无肉

*易烊千玺粮食向

易烊是攻!!!

========================================

(7)

距离易烊喝醉后的第二个早上,千玺早上刚打开手机,就看到一条来自未知号码的短信——起床了没?

千玺将号码的联系人存成易烊,然后敲,“刚起,带早饭过来。”

易烊回复的飞快,“吃什么?玉粥轩的皮蛋瘦肉粥?还是甜心阁的莲花包?”

“你看着买,我刷牙呢,没手打字了。”

“行,等我十分钟。”

放下手机时,千玺瞧着镜子里自己满眼笑意的样子,揉了把脸,在心里自嘲了一下,“千玺你至于吗?不就是送个早餐吗。”

从盥洗室出来,手机也一直没动静。千玺随手把手机往太妃榻上一抛,将笔记本架上便携书桌,半躺着惬意的看起早间新闻来。  

快八点的时候终于有人敲门,千玺开门一看,门外帅到惨绝人寰的易烊大总裁放大笑脸的贴在他面前,“玉粥轩和甜心阁不顺路,我没来晚吧? ” 

眼睛里的血丝多的快变成红眼病了,千玺瞧着易烊一副没睡好的样子漫不尽心地想,脑子还在早间新闻那儿,嘴上招呼道,“进来吧。你要不要借我的床先睡一会儿?” 

话音刚落,千玺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果然,易烊的眼里砰一下亮了,然后好不客气的客气道,“那就麻烦了,你卧室是哪间房?”

日,千玺心里暗骂了一句,有气无力的指了指二楼,“上楼右拐第二间。”

拎着着易烊买来的早餐,千玺试图挽救一下自己的床,“易烊,你不吃吗?”

“不了,我吃过来的。你吃吧。”

艹,千玺看着易烊那张笑出花的脸没忍住又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看着易烊消失在二楼拐角的背影,千玺绝望的埋下头默默吃饭。接下来的时间过得很快,易烊估计是真的累了,直到千玺看电影看得百无聊赖时,易烊才晃晃悠悠的穿着一条内裤就下来了。

“还有早饭吗?我饿啦。” 

“有,不过我都吃过了。你等会出去再吃吧。”

“没事,我不嫌弃你。”

“……”我嫌弃你。

千玺低头翻了个白眼,没搭理易烊。

易烊拉开椅子,拿起千玺前面用过的汤勺就开始喝粥。

千玺看看易烊,低头不说话,忍不住又抬头看了看易烊,按着太阳穴张口,“易大总裁我拜托你注意点,你能穿个衣服吗?还有你用的是我的汤勺。”

易烊抬起脑袋看看白皙俊秀的千玺,然后看到了太妃榻,果断的想入非非了。

“你支帐篷了。” 千玺面无表情的指着易烊的下半身,“你在想有得没得,我就让你光着滚出去。”

“啧,”易烊挺不情愿的站起来上楼穿上了裤子。吃完早饭,

懒洋洋的躺在千玺旁边和他一起看电影。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太妃榻上聚精会神的看《神探夏洛克》,腿都伸不直,一不留神便会互相撞到,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但是两个平常明明都不乐意委屈自己的人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依旧看得不亦乐乎。

“今早没有班,”千玺说,“我要歇会儿了。”  

易烊打了个哈欠,合上笔记本,抱着太妃榻上的抱枕,躺倒就睡。  

等千玺从柜子里翻出两个枕头两条薄被回来的时候,易烊已经睡着了。

千玺把枕头塞到易烊头下面,又盖了条薄被。然后自己也躺下睡了。  

今天房间温度刚合适,只是易烊的怀里有些热。千玺睡着前的最后一刻只剩下了这个模模糊糊的印象。

 

(8)

又过了风平浪静的一周,千玺在忙支援任务的时候,接到了易烊的电话,莫名其妙没头没尾的一句,我在荣耀大街37巷。就挂断了。

千玺叹口气,收拾好东西,打了个请假条就走。

荣耀大街好找,但37巷委实不好找。千玺找了几个街口才远远看到了路灯下一身衬衫休闲裤的易烊,玉树临风地靠路灯望着马路对面发呆。 本来服帖的头发被夜风吹得乱糟糟,看上去意外地年轻了不少。

蒙蒙夜色中的独自一人明明应该是可怜又落魄的场景,但易烊指尖夹着冒出白色烟雨的香烟却让他显得格外有气场,好像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击败这个人。

老烟枪的buff加成?

千玺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加快脚步走过去。果不其然,易烊在看到他的停车的时候,已经哆嗦起来,酷炫形象在跺脚的那一秒消失殆尽。

千玺笑了一下却忽然觉得挺有意思的,好像夜晚街道上的温度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冷。 

易烊飞快地上车打开暖气。

千玺打火启动车,看着易烊闭眼往副一靠,问到“这么晚了,有事?”   

易烊闭着眼正色道,“请你吃饭。”   

“……”千玺打了个哈欠,“不早了,随便吃一点吧”

然后两个人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在荣耀大街转悠了一会儿,看到附近的小巷里有个露天大排档就在主干道停了车。

千玺抓了两件外套才下车锁门。易烊从善如流接过他手里的衣服。

两个人步行进小巷,在大排档挑了个靠里的角落坐下,要了杂七杂八的东西一大堆。

千玺悠闲地剥桌上的小龙虾, 易烊瞅着端上来的菜,随即起身出去打了半碗白饭推到千玺面前,“菜不顶饿。”   

千玺接过饭碗埋头开吃,易烊慢条斯理的看着他吃饭,顺手还剥着小龙虾,时不时往他碗里扔两个。   

千玺吃了大半放慢了进食速度,开了瓶啤酒,顺口问易烊,“你今天怎么没去服务所?”   

“公司忙,我今天请假了。”

易烊伸手拿过千玺的饭碗,把刚剥的小龙虾扔进去了几个就开始刨饭。

“我再给你要一碗吧…”千玺看着捧着他饭碗吃饭的易烊愣了一下。

“没事,别浪费。”易烊话音刚落,就放下饭碗。千玺剩下的那点米,明显不够在多吃几口的。

“吃不饱吧,我还是在给你要……”话没说完就见十来个青年举着钢管冲了进来,紧接着“哐”地一声巨响,一张桌子瞬间在眼前放大。  

易烊眼疾脚快,左手护住千玺,一脚踹开了快砸到面前的桌子,嘴里不忘调侃:“吃没吃饱也等下次了。”   

千玺一矮身从易烊怀里缩出来,抓起腿边的长条凳,掂了掂觉得不顺手,皱着眉头一手握着凳子腿,一脚踩在凳子面上,一使劲,只听见“咔嚓。”一声,就卸下来一条带着钉子的凳子腿。

易烊站在他身边回头笑了起来,“看你平常文文静静的,原来还挺能打?”   

千玺挥了两下凳子腿,露出来很满意表情:“我小时候好歹也是我们高校的扛把子。”左手握紧挥出凳子腿,右手抓住莫名其妙招快要落到身上的钢棍,用力一抖从对方手里抢过来,然后两手并用,格开了头上砍下来的西瓜刀。

与此同时,易烊心一狠,混战中抓起酒瓶就当做暗器飞了出去,砸在前面彩色头发的杀马特少年身上。趁对方晃来晃去的间隙,往外退了两步,大声接口,“失敬了千老大。那我们现在怎么出去啊?”

冷不丁躲过背后的一记拳头,易烊硬生生地夺过对面青年的西瓜刀逼的对方斜退半步,一脚踹倒右前方扑过来的人,

“你听不听我的?” 千玺甩出手里的钢管就往在冲。  

“听!” 易烊掀翻一张桌子挡在两人面前。

“那就跑呗。”   

两人对视一眼,立刻朝着主干道拔足狂奔,结果那些人边打边移动,大部队居然堵在了出口。两人又一起转身朝反方向跑,可惜隐蔽效果不好,有两个人已经追上来了。

易烊边跑边对千玺说,“我说…你打架也太猛了吧,直接上大招,遁走之术啊。”   

千玺跑的不紧不慢,瞟了一眼还在喘的易烊,淡定开口,“我这是走为上策。”

后面的人与他们的距离逐渐缩短,易烊突然道,“上!”   

两人齐齐转身,千玺一瞬间心有灵犀福至心灵,毫不犹豫就和易烊同时抬腿,踢上后来者的裤裆。

趁对方倒地打滚的功夫,二人才极速变道开始在小巷里东奔西跑,直到听不到声响才慢慢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试图缓过劲来。  

两位受过高等教育,平日里衣冠楚楚的大男人,瞧着对方不顾风度狼狈的样子,明明已经斯文扫地却毫不在意,反而在竭力平缓呼吸后指着对方爆发出一阵大笑。   

笑够了,易烊先站起身,等千玺多歇了一会儿才将他拉起来。

昏暗的巷子里,易烊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千玺额头笔尖上渗出的汗珠。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千玺本来的墨香型的beta味道不知为什么淡了很多,身上反而多了一点微弱的Alpha气息,但也仅仅是气息,也许是打斗中沾惹上的,也许是自己身上的。想着如果千玺身上充满着自己的味道,易烊意外地很开心,加上刚才的剧烈奔跑,易烊觉得自己从内到外开始燃烧起来。

被易烊这样专注地盯着,千玺渐渐敛去笑容,视线游移。

暗巷两侧斑驳的墙壁上有着孩子们白天的涂鸦,看不出意味。

墙角还有环卫工人没收走的生活垃圾和随手丢弃的带着白色液体的安全套。

环境实在糟糕,可他的心却偏偏跳得比刚才还要快。千玺怀疑体力下一分钟就会死于心跳过速,为了临死前的福利,他恶狠狠地咬上易烊的唇,后者惊讶但是很快的反客为主。

易烊在他口腔里肆意妄为,滑腻的舌头与舌头纠缠不休。舌尖不怀好意地舔弄起敏感的上颚,因此爆发的战栗兵分两路,直冲脊柱,也抵达下身。

千玺不甘示弱,勾起膝盖磨蹭着易烊的下身,牙齿也蛮横地攻击着易烊的下唇。

易烊被夜风吹凉的修长左手狡诈地从扣子之间探到他的腹部,带着色情的暗示偷袭他结实有力的腹部。凉意刺激下,掌下的肌肉不住收缩,摩挲间肌理的线条越发深刻,几乎能在脑中描绘出来。不知是谁主动,两人的胯部紧紧贴在一起,隔着布料不得其法地重重磨蹭了一下,除了让浴火烧得更炽外别无缓解作用,  

千玺微微吸了一口气,右手攥紧时无意中摸到兜里的手机,于是强迫自己拉开距离,在即将要在这种地方交代出第一次的时候解救了双方,闭眼重重喘息了一会儿才打圆场:“该回去了。”   

易烊也好不到哪儿去,接话时还在失神:“是该回去了。”   

他说话时空气中形成了白雾,让人觉得他帅得简直不真实。其实刚才的擦枪走火也很不真实。    

两人找好路,肩并肩慢慢往主干道走。途中千玺呵了口气, 然后半仰起头观察自己造成的白雾。

易烊的声音里有浅淡的调笑:“你小时候真的是扛把子?”   

千玺神态自在地回答:“小时候生过病,后来身体出了点问题,被同学欺负狠了不打不行。后来就越打越出名。”

易烊往他那边靠了一点:“现在还没好?”   

千玺安静地说:“大概是后遗症吧,现在也没恢复过来了。”他略略停顿,似乎犹豫了一下才继续,“其实对身体的影响不大,就是有时候会很麻烦的掩盖气味。恩,也不对,是改变气味。”

易烊轻轻“恩”了一声,没有出言安慰,也没有刻意转头看他此时的表情。   

千玺自己倒笑了一下:“工作以后大家都喜欢看工作能力了,加上我本身个性也不强势,所以就很少在意这个了。”

说着拉开车门,插入车钥匙。

易烊跟着上车,远处车辆的灯光经过车身的阻挡后打在脸上身上,随着车辆移动,他脸上的阴影变幻不休。   

千玺忽然开口了:“别说出去,”   

易烊笑着抓起他的手压在自己半隆起的裤裆上,“什么事?今天咱们差点擦枪走火的事情?”

“我是说,我小时候是扛把子的事情。”千玺带着恶意地揉弄了一下掌下的部位,“我才不在意擦枪走火的事情,反正我也是自愿的。但是小时候是扛把子这事儿委实丢脸。”

易烊僵了几分钟才拉好安全带,直到千玺把他送回家都一直沉默着。

易烊下车的时候,千玺还在反省他是不是调戏过头了。    谁知易烊突然杀了个回马枪,一把拉过了他,然后咬着他的下唇,含混不清地说:“我也挺乐意擦个枪走个火,但是下次换我家吧。我可不想在那种脏兮兮的小巷子里和你来一发。”

千玺听到易烊哑着嗓子,声音温柔到不可思议。随机诚恳地表示同意。

(9)

  又一个休息日的下午,千玺特意绕了远道去买了菜。结果调好家里温度,准备翻菜谱就绪的时候,闯祸了。

一瓶omega花香味的信息素。

还好,千玺看着打碎的玻璃瓶刚准备松口气,突然看到玻璃碎片上写着3号的字样,一瞬间傻了眼。

日,我家怎么会有违禁品。

愣了半响,猛地扯掉衬衫上的纽扣。千玺已经开始满头大汗,

 
反应来的如此之快。千玺根本来不及收拾残余,

这时门口却有了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易烊走进客厅,一看到千玺就顿住了,

千玺一言不发躺在太妃榻上,咬着嘴唇盯着他看。眼睛亮得不正常,里面好像有火在烧,等待着择人而噬,整个人简直漂亮到凶猛。

压下了身体里涌起的莫名躁动,易烊温温吞吞地开口,“你这是怎么了?”

千玺说,“没事,你出去。”

“你看起来很有事儿。”易烊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直到与他鼻尖贴着鼻尖,逼得他无法继续开口。千玺不由自主地往后蹭了一下。

天知道,易烊走进来的时候,被Omega的气息激得一阵血脉膨胀。

易烊知道千玺独居。   

而现在千玺仰头靠在太妃榻上,双颊酡红,眼神迷离,裤裆处被自己的淫液浸染得湿漉漉的,浑身上下散发着Omega催情的味道。

易烊心想,他这个样子真是可爱极了。不乘人之危简直对不起我的良心。 

易大总裁勾出一抹笑容,走到厨房拿出一瓶红酒,果断咬开红酒的木塞,单手撑在千玺头侧,另一手举着红酒缓慢地倒下去。   

红酒冰冷,千玺本能地瑟缩了一下。越来越多的红色液体倾泻在千玺身上,他的白衬衣不情不愿地贴在了那看似瘦削实则有力的胸膛上,乳尖隔着布料微微挺立。   

易烊一下拽住他的手腕,抱起他就往二楼的卧室走,然后以整个身体的分量将他压在床上。   

搂着千玺的腰,用一种奇异的,混合着慌乱与决心的声音说:“我想抱你。”   

然后就是毫无章法地脱衣服直到浑身赤裸。千玺肤色偏白,身材修长而结实,滑腻的舌头无意识地舔着艳色的嘴唇。

易烊的心脏为了猛然袭来的撩拨勾的砰砰直跳。

攫住千玺的下巴与他对视,一手抓住他的双手按在床上。

千玺被迫将双手撑在床上稳住自己的上半身,非常不满地盯了回来,看上去无辜得要命,  

 

易烊埋头舔上他的胸口,一手向下,揉弄着他的腰。  

因为沾染了过量的违禁品,千玺浑身都软弱无力。

看着易烊被红酒、信息素与直观的鲜活肉体所迷惑,得寸进尺越吻越下,在自己的小腹上地啃噬。   

千玺瞅准机会提膝撞出去。一击即中,易烊回过了一点神志,捂着胸口坐在地上控诉,“管撩不管泄。” 

千玺被他逗乐了,想调笑两句,又觉得身上黏糊糊的不舒服,还是先去洗澡了。

易烊见他进了浴室,才不紧不慢的从地上站起来,脱光爬上床。

TBC.

=======================================

结果还是没写完。拖了一个多星期的稿子。

估计还有一个(下)篇吧,看我啥时候写出来了。

别着急。慢慢来。债多不愁。

评论(9)
热度(73)
  1. 抱起千千我就跑花月不曾闲丿 转载了此文字

© 花月不曾闲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