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千ABO】双生(上)

*易烊千玺粮食向。

*易烊x千玺

*ABO设定清水无肉

*双A

阿夕点文,手机没办法艾特_(:з)∠)_

我这次玩脱了,这篇产出多灾多难,第一次码好被手滑删了。第二次码了一半忘记自己要写什么了,就废稿了。

这是第三次,要写上下两篇了估计。

冷cp的粮食啊。我觉得我写的不怎么好。

见谅见谅,拖稿半月我足够负荆请罪五次了。

最后,易烊千玺,我好想你啊!!!!

====================================

(1)

易烊第一次觉得事情有些棘手。抬眼瞧着站在自己面前面无表情的助理,易烊很无语。

助理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拿着文件走进来的时候易烊就预感到危机。果然,支着额头苦着脸看着文件的易烊,忧愁两个字就差写在脸上了。

易烊平常行事其实是很强势的,完全是一个典型的Alpha,照理说面对一个beta下属应该是很有威严的,但奈何这件事也因他而起,做错事的人没资格谈条件。恩,当初他用来教训员工的话现在被自己助理拿来教训自己,真愁人。

易烊一直不认为自己歧视omega,他只是认为物竞天择而已。

但事实上易烊对Omega的印象仅停留在有发情期,身体柔软易推倒上,不然他也不会闯这么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祸。    

俩天前,从家里安排的相亲宴上落荒而逃的他,被相亲的另一方投诉,原因是他歧视omega。

妈蛋,那天他连人都没见到,他哪知道对方是男是女是A是O啊!这不是冤枉人吗!

作为家里独苗的大龄青年,至今还是单身的易烊靠在办公椅的靠背上满脑子奔过草泥马。

按着同意书久久没有落笔,易烊思索着是不是应该找那个相亲对象私下里谈谈呢?只是自己一个alpha怎么就倒霉的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呢?

……

隔壁财团总经理家的千金颜小姐看起来就很难搞。易烊喝了一口酒,眉头一皱,“颜小姐到底想怎样?”

颜小姐抿了一口红酒,口红有意无意地印在了玻璃杯上,笑的明艳动人,“三个月的Omega服务所义务劳动,一秒都不能少。”

“那你还是去告我吧。就说我歧视omega。”

“易先生你可要想清楚。”

“去,我想清楚了。”

“你…哼,易先生你可不要后悔。”颜小姐气的面色一红,抓起自己的小皮包,踩着十一厘米的恨天高咚咚咚的离开了。

易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看来他要找一个厉害一点的律师了。

(2)

千玺走过去打开了事务所里的电视,广告里正在播放水果味道的omega信息素的广告——“水果甜香,做最美的你。”

真是俗气的广告词,千玺按着遥控器换了台。比起Omega的信息素,他还是更青睐beta的信息素,什么味道到是其次了。

“千玺,你来看看这个。”

“嗯?”

千玺扭过头瞧了一眼挥着一份文件走向自己的同事。“什么文件?”

“你一定感兴趣。”同事兴奋把把手搭在千玺肩上,“omega服务所的义务劳动同意书。”

“所以呢……?”千玺拨开搭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让我去?”

“你不是一直对AO信息素问题感兴趣嘛,”同事耸耸肩完全不在意千玺拨开自己的手笑嘻嘻的到,“服务所可是研究信息素最好的地方。”

“你有没有人性?去研究那些心灵肉体都受伤的omega们?”

“你不去?那我把同意书还回去了啊?”

“放下,你可以走了。”

“嘿,”同事揉了一把千玺的头顶,趁着千玺黑脸前,放下文件就跑。

“这个人真是……”千玺瞧了眼那个跑的飞快的背影,勾着嘴角,无奈的笑了笑。

服务所是吗?也是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问题了……

(3)

易烊拿着律师介绍信站在律师事务所楼下时候,还有些回不过神。踌躇着怎么都不愿意迈脚上台阶。

楼上,同事靠着窗户居高临下的瞧着楼下那个的人喊道,千玺你快过来,好像有人来砸场子了。

千玺说,胡说什么,下去接人,工作来了。

没一会同事领着一个人上来了。同事说,这是易烊,喏,这是他的名片。   

千玺接过名片,看到(xxx集团执行总裁)就反应过来了,这人还是个有来头的。

抬眼瞥了一眼易烊,样子真让人难忘。

这个人穿这一套黑色的休闲服,那一身精英范儿带来的盛气凌人根本掩饰不住。一张脸轮廓分明,帅的很有特点,表情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身材很好,柔软服帖的衣料下有隐约起伏的肌理线条。坐在那儿,左腿压在右边大腿上,两手平伸,懒散地搭在沙发的左右扶手上,身上浓重的Alpha气息足够引的一群omega进入发情期。

千玺啪地一声合上易烊带来的文件,递给同事。对易烊和善地露齿一笑,“易先生想怎么办?不想去服务所?” 

  

千玺笑的温柔,易烊随即也放下戒心,坐姿变的更懒散了。“不想去,不然来找你干嘛。”

千玺继续真诚地问到“为什么不想去?”

“……”易烊盯着千玺的脸,沉默半响,开口“就是不想去。”

“易先生真的不想去?可是,易先生你要知道,最近法律改革,对O的待遇正在敏感时期,想要赢这场官司,不容易。”

“简单的官司我就不会找你们事务所了。”易烊扬了扬眉,“怎么,这官司你赢不了?千大律师,我可是慕名而来的。”

千玺微微一笑并没有对易烊表现出来的挑衅做出反应,“承蒙易先生看得起,只是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大众的舆论都是偏向omega的,易先生不在意自己的名誉也要考虑自己公司的名誉不是吗?”

“你威胁我?”

“哪敢,一切决定最终还是由易先生自己做主的不是吗?”千玺笑容的弧度又提高了些。

“好,我去。不过,”易烊上下打量了一遍千玺,哼笑了一声,“你得陪我一起去。”

“陪你去?”千玺微微拔高了最后一个字音,低头思索了片刻道,“好,不过律师费加倍。”

“三倍。”

“易先生爽快,那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千玺伸出手眨了眨眼,“以后也请易先生多多关照了。”   易烊露出了标准的职业式微笑,细嗅着对面那个人身上一丝甜腻的香味,漫不经心的握了握千玺的手,“叫我易烊。”

搓揉着千玺白皙修长的手指,眼神从千玺的脖颈一寸一寸扫视到锁骨,“我很期待和你的相处。千大律师。”

狩猎者般的眼神让千玺有些不舒服,他抽回了手低头看着茶杯浅浅的笑着。

与此同时,易烊瞧着千玺垂下头露出了那一段白皙的后脖颈,心脏像是被充进了氢气,满的快要爆炸了。 这个人,这个味道,让人蠢蠢欲动。

(4)

“你比较倾向于什么服务岗位?”坐在贵宾室的千玺望着易烊。“没什么特别爱好,”易烊看着眼前的人,穿着一件纯白色的医师白大褂,没扣扣子,露出里面米色的V形T恤,黑色的修身裤把完美的双腿表现的极有魅力,裤脚露出的一丝白嫩,是精致的脚踝。这个beta太带劲了。易烊心不在焉的听着千玺讲述服务所的规矩,突然插嘴到,“我不喷BO的信息素。”   

千玺说没问题,涂抹其他信息素是看志愿者自己的意愿,你可以完全拒绝。只要遵守最基本的原则,易先生你是有保留原属性的权利。   

“ 叫我易烊”易烊很明显对这个答复很满意。看着千玺的眼神越发的肆无忌惮了,“要么叫我,易。”   

“易烊,”千玺没有给他得寸进尺的机会,接着说,“那我负责安排工作,周六周天一天六个小时,如何?   

易烊不慌不忙的喝了一口茶,“你看着办,留点时间给我一个请你吃晚餐的机会。”

千玺保持住脸上的表情,冷静开口,“等工作结束我请你,现在以工作为主。”千玺假装低头扫视了一会儿排班文件,然后抬头为难地说,“可能我们工作排不到一起了,我们的服务项目不同。”  

“排不到一起?”易烊皱了皱眉头,一言不发。

千玺察颜观色,立马妥协道,“没事,中午饭还能一起吃,我工作轻松,可以早下班等你工作结束一起走。

易烊一听,想了想对方接自己下班的样子,心里满意极了。嘴上也答应得爽快多了,“行,那就这么决定了。”

千玺合上文件,“以后就是同事了,希望我们能和平相处。” 

易烊理理衣襟站起来,先行出去了。

门外偷听的同事走进来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千玺不在意地笑了笑,“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同意来服务所,还和他一起?”

同事猛猛的点了点头。

“因为我也有需要啊。”千玺意味深长的看着文件,默默的扬起了嘴角。 

(5)

“千医师你觉得这个味道的信息素怎么样?”病人恢复良好,千玺边做笔录边跟着听了一下自己在律师所见过的那条信息素广告,“ 味道不错,很有特点的香气,就是刚出来的时候买的话,会比较贵。” Omega认可地点点头,拿遥控器换了频道。 

千玺翻着病历,提醒了一句,“你应该试试beta的信息素,对现在的你来说更有保护的意味。病人说,“谢谢医师了,我过几天看看吧,还有我最近快发情期了,帮我问配药师要点抑制剂吧,我短期应该不找伴侣了。”“好,那我先出去了。”   

千玺拉开门,走到走廊里透气,顺便掏出兜里的beta墨香型信息素往身上喷了一下。在公共接待区没坐多久,前台就叫他,千医师又有人给你送花。 

这次是个陪哥哥来做孕产检查的女Omega送的,还放了张表白卡。他跟前台借了支中性笔,刷刷写了张委婉的拒绝便条交给快递。然后看看表,差不多时间了,就抱着花往服务所外头走。   

作为才来服务所不到一个月的志愿医师,他的Omega桃花多得不正常,服务所的志愿者看他的眼神都带着火花。

千玺苦笑了一下,omega的发情非常催情,别说Alpha了,有些BETA都会失控,但他是那种极少数的遭遇发情期的Omega也能自控的人。

也许是正是他所表现出来温和与耐心,还有毫无压迫气势的模样,让Omega们感到亲切吧。

千玺知道自己属于特殊的那一类,所以他身上从来没有过属于自己的信息素味道。 

     

(6)

   晚上易烊如约来接千玺吃饭,坐在副驾座的千玺支着脑袋看着窗外。

    易烊东拐西拐的最终停在了一个很偏僻的地方,餐厅看起来很典雅,千玺跟着易烊,刷卡后由着唐装的服务员引进包厢。

    两个人边等酒菜陆续上齐边聊了一下当下的时事政治。

    易烊在说话间开了一瓶88年的拉菲,千玺接过酒瓶就给易烊满上了杯子。然后换手给自己倒了茶。易烊好笑的耸耸肩也没有勉强他,一个人自斟自酌起来。

    酒过三巡,易烊那双平日里带着锐利和狂傲的眼睛里雾蒙蒙的,略略歪头盯着千玺嘟嘟囔囔着,声音有些过于小,千玺没听太清。只好将耳朵靠近易烊嘴边,问了一遍,“易烊?你刚才说什么?”

“……”易烊张了张口。千玺还是没能听清楚。又问了一遍。“易烊,你再说一遍。”

“千律师,你身上好香。”说着易烊伸舌头舔了一下千玺的耳蜗,又松松环住千玺的腰。

千玺稍微僵了一下,拉开易烊的胳膊,盯着他的眼睛严肃又认真的说,“易先生,您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吧。”

“听说过酒后吐真言吗?”易烊又环住了千玺精瘦的腰身,“你身上真好闻。”随着他渐渐收拢的手臂,千玺闻到了他身上浓重的Alpha气息与不知打哪儿沾上的轻微的Omega味道。想到他没几个小时前不知道又在和谁鬼混了才跑来陪他吃饭,千玺有点反胃。

千玺上一次闻到他身上的omgea味道,还是几天前的半夜。易烊带着一身雨水的敲开他事务所的大门,身上混合着Omega与Alpha的浓烈气息。

千玺都被差点被那种浓郁的味道刺激到,来不及问清楚就独自带他回了自己家洗澡。

等易烊醒了之后什么也不肯说,一副没发生过任何事的样子。直到千玺默默的盯着他过了很久,才不甘不愿的说,有个Omega想给他生孩子,所以给他喷了过量的omgea信息素。

易烊见他还是不吭声,才小心翼翼的着解释说,是我父母安排的人,我大意了。

千玺看着现在这个搂着自己腰,还不停拿脸蹭自己胸口的人,

沉默了半响说,“易,你喝得差不多了,咱们回家吧?”

易烊点了点头,掏出钥匙递给千玺,整个人都挂在千玺身上晕乎乎地往外走,拉开布加迪威龙的车门后把千玺推上驾驶座,自己坐在了副驾座上,然后偏着头,看着千玺打火,挂档,踩油门。

千玺看了一眼易烊,就见他突然侧过来往自己脸上喷了一点酒气,“千玺,千…千……”

千玺叹了口气,伸手帮易烊系安全带,易烊却伸手一捞,直接把千玺抱了个满怀。千玺推他,他动也不动,头抵着千玺的肩膀低声说,让我抱抱,就一会儿。一会儿。

千玺被他身上突如其来的悲伤情绪弄得有点不知所措的心情低落,伸手拍拍他的背。易烊狠狠的搂着千玺,一直没松劲儿,直到千玺以为自己就要在车上过夜的时候,易烊才拉开他们的距离,视线对焦了几次后盯住千玺,认认真真地笑着说,“我给你一个嫁入豪门的机会,你要不要?”

千玺心想这频道换得太快了,然后诚实地回答,我不是Omega。

易烊又狠狠的抱紧他,像是要把他勒紧身体里,爬在他耳边笑,热热的酒气弄得他耳朵发痒,你是BETA…更好。

千玺正要澄清,怀里的人按着他的脑袋,仰着脸咬住了他的下唇,然后一点一点探出舌头,撬开了他的牙齿。

千玺一瞬间没有想到自己该怎么反抗,而在易烊眼里以为这是千玺的顺从,卷着千玺的舌头舔弄着千玺的上颚,亲的越发用力了。

良久,易烊才松开了嘴,轻抚着被他吻的缺氧靠在他怀里大口大口喘气的千玺的后背,“第一次接吻?吻技真差。”

千玺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睛里的水意浓得就快溢出来了,“是比不过阅人无数的易总,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开车回家了吗”

易烊费力的摸了一下他的脸,就垂下了头,半天没反应,千玺拍拍他的脸,才这货竟然睡过去了。

松了口气的千玺摸了摸下唇,一脚油门,带着易烊向着他家的方向,疾驰而去。

TBC.

=========================================

我留个悬念,千玺信息素的味道是什么。大家来猜猜看嘛。

文里有提示哟(ง •̀_•́)ง

来跟我做互动嘛!

还有啊,下篇催催我。不然我又要拖稿了。

晚安。

评论(14)
热度(98)
  1. 挼蓝花月不曾闲丿 转载了此文字
  2. 抱起千千我就跑花月不曾闲丿 转载了此文字

© 花月不曾闲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