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离人心上秋(下)

•十分ooc

•离家出走为私奔的叶修小将军x拐带小将军私奔的天下第一美人兵器大师

•小苏哥的头发灰白是因为先皇帝想挟伞哥以令叶修,沐秋为了不让先皇帝得逞,吃了方士谦给的假死药逃出皇宫。

•新皇帝想让叶修留下来帮自己打江山,然而叶修深知伴君如伴虎,所以准备带着伞哥跑路,被追兵伤了腿。

•这是他们走到半路的故事

•杭城有沐橙,以及兴欣众人。

没问题就开始吧。

————————————————————————————

(4)

各自洗完澡已经是深夜了,苏沐秋和叶修并排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同时舒服的呼了口气。

一路上避开各种追兵就够累了,偏偏还遇上这场大雨,一路穿着湿乎乎的衣服,难受的不行。这洗完热水澡才感觉舒坦了些。

突然感到有人在用手指勾自己的头发,苏沐秋眼也不睁,伸手就抱住了叶修压进自己怀里。

睁开眼睛,就看见叶修手里还是勾着他的头发不放,心里叹了口气。

“叶修,我真的不在意。”

“方士谦那个庸医,做个假死药还这么大副作用。”叶修声音闷闷的。“等回去了,我非得拉着王大眼讨论一个月的风水。”

“所以,方士谦作的死,你为什么要来惩罚我?”

“……”

过了半响,叶修又冒出了声音。

“沐秋啊,你饿不饿?”

“你是不是饿了?”苏沐秋看着叶修,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认命的下床,穿好鞋子,“我去点菜,你乖乖等着。”

随手拿了件衣服,便套上出门去了。

叶修一个人躺了一会儿,经不住无聊骨碌骨碌的用被子把自己卷起来,又放出去,玩的不亦乐乎。

不知道怎么,苏沐秋这次出去的有点久,叶修这边起了困意,还没回来,想着苏沐秋回来会叫自己起来吃饭,叶修打了个哈欠,决定合上眼睡一下。

这时门悄然无声的被推开,前面抬水时一直盯着苏沐秋看的那名男子,悄无声息的摸了进来。他偷偷摸摸的进了房就立刻将门关好。

男子正准备悄悄掀开幔帐掀了条缝,却被幔帐中的伸出的一条腿,一脚踢在脸上,横飞出去,重重跌落在外间的地板上,便哼都没哼,昏了过去。

皱皱眉,叶修啧了一声,起身下了床。

虽说是要小睡,奈何他这一路根本就没有放松过神经,本来是要防追兵,万万没想到,追兵没遇到,遇上采花贼。

走到门边左右张望了一会儿,叶修立刻缩回房内关好门,回头盯着地板上的男子开始犯愁。

这要怎么处理?

把人往哪儿藏?

叶修慢吞吞的环视一圈客房,看向了窗户。

他记得,这小镇后面一片山林。

叶修啧了一下,走到男子身边蹲下,点了男子几个穴位,就拽着他的衣襟拖到了窗边,用窗帘挡好。乖乖坐到榻上等苏沐秋回来。

叶修刚坐好,苏沐秋就拎着个食盒托推门走进来,一看叶修不在床上,奇道:“怎么起来了?”

“苏美人儿不在我孤枕难眠嘛。”叶修懒洋洋的爬在榻上,抬了抬下巴指向窗边,“窗帘下面有惊喜。”

“什么惊喜?”苏沐秋一脸莫名其妙,走过去拉开窗帘,赫然看到地上躺了个人。

“哟呵,这是什么情况?遇上采花贼了?”

“刚刚偷溜进来的,看我在睡觉就想摸上床,被我一脚踢晕了,刚点了穴。”叶修翻了个身又道:“给扔后山去吧,本来我打算自己扔的,这不是腿脚不方便嘛。”

“还真是采花贼啊。”苏沐秋用脚尖踢了踢地上的人,“先吃饭,吃早饭问问他来干嘛的再扔吧。”

苏沐秋拉好床帘,再次抵住门,才来到桌边,将食盒打开。两碗白米饭,一碟凉拌牛肉,还有一碟咸菜。

“这些已经是这家店里最好的吃食了,先将就将就,等回去了,我做糖醋排骨和红烧鱼给你。”苏沐秋把白米饭搁在叶修面前。

“啊,为了排骨和鱼。”叶修扒拉着米饭说的“我真的太好骗了。做顿好吃的就跟着你走了。”

苏沐秋刚好夹了一筷子凉拌牛肉给叶修,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回了一句:“噫?难道不是因为你把心给我了,所以不得不跟我走?”

“苏沐秋你要讲理啊,明明是你把心给我了,我怕你伤心,才勉为其难跟你走的。”

“那敢问收下了我的心的斗神大人,你对这颗心还满意吗?”

“满意极了。”叶修砸砸嘴,夹了一筷子咸菜放到苏沐秋碗里,郑重其事的表示,“也喜欢极了。”

………………

(5)

饭后,叶修靠在床边红漆斑驳的柱子上看着苏沐秋用热茶把人泼醒,笑眯眯从手边的银灰色伞里摸出了几把小刀,对着一脸惊恐的男子说:“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回答错了,这小刀会随机飞到你的某些部位也未可知。懂吗?”

“懂……懂。”

“摸黑来我们房间做什么?”

“送洗澡水的时候看见这位公子长的太好看了,就想……就想……”

“嘿,这还真是个采花贼啊。”叶修摸了摸下巴,啧啧称奇,还真有不长眼的敢打苏沐秋的主意。

“那你怎么确定在房子里的是谁?”苏沐秋想了一下,这房子难道还有可以窥视的机关他没找到?

“我…我是看到有人出去了,因为光线太暗,所以只看见了衣服的一角,以为出去的是这位…这位爷。”

苏沐秋看了看自己身上因为着急出门,随便套上的叶修的衣服,又瞧了瞧被叶修吓得浑身瘫软在地上的男子,一个手刀敲晕,拖起来走到窗边,推开窗户,拎起男子的衣领便跃出窗沿。

等把人扔到镇外的山林回来后,苏沐秋就和叶修回到床上,准备休息。

刚躺下,叶修就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个咕噜爬起来对着苏沐秋说,“对了,沐秋,今天十月九日了吧,咱们要赶在中旬前回去。”

“这么赶?沐橙没跟我说家里有什么急事要处理啊。”

“是没有急事,但是有大事。”叶修神秘兮兮的说的,“等回去,你就知道了。”

“行呗,我瞧瞧你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苏沐秋也觉得不太困,就有一搭没一搭和叶修聊着天,“我说你刚才怎么不用却邪吓唬那个采花贼啊,却邪可比几把小飞刀有威慑力,你倒是拆我千机伞上的小刀,拆的顺手。”

“这不是却邪离我有点远嘛,再说用却邪不就暴露身份了,你可别忘了。咱俩可是逃出来的,这要是被人发现了身份,妥妥的要被抓回去。”

“哼,你就是躲懒,要不是叶秋帮你兜着,你爹得打断你的腿。”

“……”

许久都没等到回应,苏沐秋低头一看,叶修已经睡着了。

一路的奔波,叶修是真的累坏了,苏沐秋用食指描画着叶修的唇角,直到叶修不舒服的哼唧了一声才笑着收了手,轻轻吻了吻在他的额头,与他一同睡去。

第二天,雨不仅停了,还是个大晴天。

等叶修慢慢悠悠套好衣服,苏沐秋都带着早饭回来了。

吃完早饭,两个人收拾收拾东西,就急急忙忙的出发。

家里还有人在等他们。

即使后有追兵,即使京城里有荣华富贵。

对他们来说,都不如杭城小宅子里的粗茶淡饭。

无论是抗旨,还假死,亦或者出逃。

都只是为了远方等他们归家的亲人。

至于为什么非要赶在中旬回去?

叶修盯着苏沐秋的背影,意味深长的笑了。那自然是因为要和沐橙一起给他一个生日惊喜啊。

“阿嚏。”在前面走着的苏沐秋突然打了个寒颤。“是昨天淋雨有点风寒了吗?”苏沐秋揉揉鼻子,转过头对着还在慢慢晃悠的叶修伸出手喊到,“叶修快点,我们赶在天黑前到下一个镇子,我还要去趟药铺。”

“好嘞。”叶修拢了拢大麾,跟上去握住苏沐秋伸出来的手,“来了。”

END.

——————————————————————————

我一向不会用华丽的辞藻,更不会写跌宕起伏的剧情,一直都只能写出来类似于流水账一样,平淡的小故事。

可以提意见,可以讲缺点。

但是不要喷我。

毕竟我只是个小姑娘,受不住的。

可爱.jpg

评论(3)
热度(23)

© 花月不曾闲丿 | Powered by LOFTER